西路军政委陈昌浩,解放后当了副局长,儿子却成国人敬仰的大人物

0 Comments

西路军政委陈昌浩,解放后当了副局长,儿子却成国人敬仰的大人物

前言:

我们在成长之路上会遭遇很多坎坷,也会面对一些质疑,一些意志不坚强的人会被流言蜚语打垮,而有的人却拥有继续努力的斗争,勇往直前,实现向往的生活,其实人生如何,我们都要面对,正视自己才会体会生活的价值。

提起陈昌浩,喜爱历史的人都对他有所了解,前半生辉煌无比,后半生跌撞坎坷,红军时期曾任红四方面军总政委,红军中屈指可数的大人物,而建国后却只担任副局长,而他的人生转折点就是领导西路军。

惨败的西路军

1936年10月,红军三大主力会师于甘肃会宁,这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,但却也给陕甘宁苏区带来巨大的问题,当时苏区地广人稀、土地贫瘠只有40余万人口,而红二、四方面军就有近五万人,他们的到来给苏区很大的生存压力。

总部很快做出部署,成立西路军,其任务是西渡黄河创建河西根据地,并独立向西发展从新疆打通与苏联的交通线,获取苏方的军事物资援助。

当时西路军在总指挥徐向前,政委陈昌浩带领下踏上了西征的路途,西进后部队无日不战,给予马家军沉重打击,12月底曾一度攻占高台县城,并建立革命政权,而辉煌战绩的背后却是弹药粮草的日渐枯竭,兵员的巨大损失。在11月的血战古浪中,红九军就遭重创,光师级以上干部就伤亡不小,经此一战西路军仅剩1.5万余人。

高台被西路军攻破后,马家军很快集结重兵反扑,经过九昼夜的血战,除少数人突围外,红五军全军覆没,军长董振堂也壮烈牺牲。此时西路军主力尽失,不足万人的西路军,包括为数不少的后勤人员,以及多达三千余人的伤病员,失去作战能力的西路军在石窝山会议后兵分三路突围,最终仅有三千余人回到陕北。

留在苏联的十几年

返回延安途中,因胃病突发,陈昌浩与徐向前分别,留在郎中但复三家养病,病情缓和后又去了趟武汉探亲,回到延安时已是10月份。回到延安后,因为西路军的惨败,需要承担责任的他不能领兵重回战场,而是留在延安在陕北公学当了教员。

1939年,因胃溃疡发作,陈昌浩与妻子张琴秋告别,去了苏联接受治疗,但他没想到这一走就是十几年。

苏德战争爆发后,共产国际的疗养院被解散,陈昌浩被疏散到中亚的一个小镇上,因劳动力缺乏,他在一个采石场干了一年多,1943年被召回,在苏联人民外交委员会当翻译,后与李立三等人调到苏联外国文学和民族文化出版局工作。

在这一时期,他与苏联姑娘格兰娜相爱,并举办了婚礼。虽在苏联建立新的家庭,但抗战胜利后,他还是希望回归祖国,他曾多次向国内申请回国,但没有得到回复。蔡畅和前妻张琴秋都曾到过莫斯科参加国际活动,并顺道看望一下他,陈昌浩曾让她们替自己转达回国服务的请求,最终得到批准,1952年,陈昌浩带着妻儿回到祖国。

回归祖国

出于战友情谊,徐向前等老战友和一些红四方面军的老部下,都来北京站接他,另外还有张琴秋、苏井观夫妇,陈昌浩一下火车见到离别十几年的战友们激动地热泪盈眶,见到张琴秋后紧握她的手歉意的说:“琴秋,是我让你受苦了,是我对不起你”。

回国后不久,陈昌浩有了自己的工作,担任编译局副局长,职务虽不高,但他兢兢业业,将余生价值贡献于新中国的建设。

陈昌浩有三个儿子,小儿子是格兰娜所生,后来中苏关系恶化影响两人的夫妻感情,格兰娜就带着陈祖莫移居澳洲。长子陈祖泽、次子陈祖涛由发妻刘秀贞所生,两人也都在苏联接受过良好的教育,长子陈祖泽回国后,成为新中国的核子工业技术专家,而次子陈祖涛的成就更高。

在苏联时,陈祖涛就读于包曼高等技术学院机械系,毕业后回国参与苏联援建长春第一汽车厂的事宜,从一汽的选址、设计、基建、安装、调试到投产,陈祖涛都有参加,所以他是一汽创始人之一。

60年代,陈祖涛又参与二汽的筹建,并担任第一任总工程师,经过几年的努力,使二汽成为当时中国规模最大的汽车制造厂,80年代陈祖莫担任中国汽车联合会理事长,主持全国汽车工业发展,经他一系列的改革措施,中国汽车工业扭转二十多年形成的传统观念,为此后中国汽车工业的蓬勃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。

陈祖涛的一生,与祖国的汽车工业紧密联系在一起,他无愧于“中国汽车工业元勋”的称号,是一位受国人敬仰的英雄。